起底“亂港總司令”黎智英 揭祕“毒蘋果”興亡
4方

起底“亂港總司令”黎智英 揭祕“毒蘋果”興亡

2021年06月24日 18:50:56
來源:唐駁虎

文/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

核心提示:

1.黎智英1990年代開始創辦傳媒集團,作為他參與政治的平台。通過價格戰,《蘋果日報》在香港站穩腳跟;後來通過渲染色情暴力、侵犯隱私等出格報道,它迎合低級趣味的手法獲得商業成功。這一“成功”也在台灣複製,變為黎智英的生財樹和傳聲筒。

2.《蘋果日報》的政治新聞更無客觀公正可言。其炮製大量反中亂港輿論,煽動仇恨情緒,挑撥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矛盾,製造社會動亂。此類激進和情緒化的操作,已完全越過“言論自由”底線。加上黎智英接收境外利益,損害國家安全,對其進行制裁並無意外。

3.從新聞理論的角度來看,媒體老闆如果過於激進、情緒化,會造成輿論極端化和信息失真,這樣的後果全球各個社會都無法承擔。美國也對新聞有諸多規範性的立法如《誹謗法》、《間諜法》、《國家安全法》,防範類似危害的蔓延。

4.黎智英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第29條,犯下“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”,其行為幾乎可以對應29條下所有指控。一旦成功定罪,黎智英或將被終身監禁,坐穿牢底。

《蘋果日報》終於關停。

根據港媒報道,印刷版《蘋果日報》今天出版最後一期,而蘋果動新聞網站則已在零點後停止更新。

《蘋果日報》二十餘年的歷史,基本是逐漸由一家激進媒體,變為政治組織,再徹底成為顛覆組織的過程,其中變化與老闆黎智英個人脱不了干係。

佐丹奴前老闆

黎智英,1948年12月生於廣州,祖籍順德,綽號“肥仔黎”。1955年父親偷渡香港,1960年12歲黎智英也經澳門偷渡到香港當黑工。

1975年,27歲的黎智英與兩個同伴成立“公明織造廠”,由代工到出口再到創牌,創辦了“佐丹奴”服裝品牌。

80年代末,黎智英決心參與政治。1990年他將持有的佐丹奴股權出售,在香港創辦壹傳媒集團,創辦《壹週刊》。

1995年又創辦《蘋果日報》,開啓了作為“香港反對派喉舌”的歷程。

| 圖/1995年《蘋果日報》廣告

《蘋果日報》(下簡稱《蘋果》)1995年6月20日創刊,隨即引發香港報業一波殺戮戰:

當時香港一份報紙約港幣5元,但是《蘋果》一份只要兩元,同時在便利店賣報紙時還附送一個大蘋果。

經過低價傾銷迅速吸引市民,《蘋果》隨後才逐步將價格調回5元。

在價格戰之外,《蘋果》還以當時香港報紙所沒有的全份全綵印刷作賣點,每日出版厚厚的五大疊。

在香港取得市場成功後,黎智英進軍台灣,先後創建台版《壹週刊》(2001)、《蘋果日報》(2003)。

2003年5月2日,台灣《蘋果日報》創刊。和港版一樣,以全綵印刷和初期低價(其他報紙新台幣15元、《蘋果》5元)快速搶下市場。

在港台兩地,《蘋果日報》都取得了發行量前二的報業市場位置(最高發行量均超50萬份),成為黎智英的生財樹和傳聲筒。

鹹濕色情小報

花邊、八卦、鹹濕、色情,這就是《蘋果》吸引人的本錢。它塑造和迎合了港台部分民眾的低級趣味。“爛蘋果”“蘋果化”成為媒體沉淪的代名詞。

在平常日子,《蘋果日報》多以本地的八卦新聞、社會新聞作為頭條報道。

頭版往往以大幅圖片+誇張標題吸引人,渲染色情、暴力或無關緊要的奇聞異事,自家養有娛樂“狗仔隊”,是一份標準的小報。

八卦新聞是《蘋果》的立身之本,清涼照、走光照、偷拍照,都在打色情擦邊球,破壞公序良俗;還有專門刊登色情4方內容的副刊——《豪情版》及《夜生活版》。

發生意外事件時,《蘋果》報道對新聞當事人並不尊重,例如台中市長鬍志強及其妻邵曉鈴車禍受傷,《蘋果日報》頭版刊載邵曉鈴送醫照片,已侵犯當事人隱私權及人格權。

對罪案、自殺、殘暴行為等黑色新聞,《蘋果》常以連環插圖,鉅細無遺地重現血腥罪案。過度詳述或教導犯罪手法,引發社會抨擊。

更把屍體照、血肉模糊的照片等圖片打薄碼就刊出,甚至以大版面刊登在頭版,屢屢突破良知道德的底線。

在社會議程中,《蘋果》則一貫譁眾取寵、煽動社會情緒。

2013年,在香港新頒免費電視牌照“三選二”(奇妙、港娛獲批,港視遭拒)後,《蘋果》借一些民間爭議猜疑,高強度攻擊舊玩家無線電視(TVB)。

逼得TVB發表聲明“壹傳媒集團屬下的報紙和雜誌,就免費電視牌照事件長期針對無線電視……作出失實報道,恣意攻擊和醜化無線,已遠超新聞媒體應有的報道做法和行為,其目的昭然若揭。”

並指出:“最近趁着無線電視台慶,壹傳媒的《蘋果日報》及動新聞變本加厲,展開狙擊和抹黑,歇斯底里地謾罵,更呼籲全港熄機行動,製造白色恐怖。

為博得眼球,《蘋果》還醜化攻擊在港工作生活的大陸民眾,挑撥香港社會的不滿。

有知情的大陸網民評論:“香港人的傲慢與偏見之所以放肆到這種地步,壹傳媒的添油加醋和挑撥離間功不可沒”。

通過迎合、放大人性中一些低級的成分,《蘋果》獲得了商業成功。

在港台,都有人發出“拒閲蘋果爛報,救救青少年”的聲音。許多公眾人物對《蘋果日報》抱持反感態度,也使該報多次與被報道人進行法律訴訟。

至於政治新聞,就更無客觀公正了。

從新聞理論的角度來看,媒介老闆如果過於激進、情緒化,會造成輿論極端化和信息失真,這樣的後果全球各個社會都無法承擔。

舉例來説,公認新聞自由的美國,也對新聞有諸多規範性的立法如《誹謗法》、《間諜法》、《煽動法》、《國家安全法》、《隱私保護法》,防範類似危害的蔓延。

疫情亂港前方總指揮部

前面説過,黎智英創辦《蘋果》,不只是為了賺錢,更是為了獲得社會影響力。通過潛移默化的輿論導向,煽動反大陸思潮,撕裂香港青年的中華民族認同感。

20多年來,《蘋果日報》大肆污衊大陸,抹黑特區政府,煽動市民上街反對,挑撥香港與內地的矛盾。

就連便利民眾的高鐵“一地兩檢”也被《蘋果》妖魔化。其聲稱“一地兩檢方案”會將1/4西九站,連同車廂變成“內地租界”,極盡抹黑造謠之能事。

《蘋果》一向製造謊言,炮製大量反中亂港輿論,煽動仇恨情緒,荼毒了兩代青年,更鼓動參與各類違法的社會運動,成為亂港禍港的重要文宣機器。

尤其在香港的重大事件中,如2003年香港基本法23條國安法立法、2013年“佔中”事件、2019年香港全面暴亂,《蘋果》就是亂港分子的旗幟。

特別是在2019年香港暴亂期間,《蘋果》炮製了“爆眼女”“太子站打死人”“新屋嶺性侵”等抹黑警方的假新聞,對特區政府進行肆意抹黑,煽風點火。

黎智英還把《蘋果》的整頁報紙直接印成標語,讓亂港分子直接舉報上街,煽動違法活動至極。

而他們的目的也只有一個:煽動暴亂,讓香港社會變得越來越混亂。

黎智英是公認的亂港分子幕後金主及操盤人、“總司令”。僅公開的部分,黎智英每年都要向亂港分子提供1000萬港元。

2019年香港全面暴亂期間,黎智英兩次跑到美國去“彙報工作進度”。

7月,美國副總統彭斯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黎智英會面;10月,與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會面。

另外,黎智英的貼身助手兼顧問Mark Simon,就是美國中情局前特工。

一涉及美國的負面新聞,黎智英則百般辯護,更高呼“為美國利益而戰”。

如2013年斯諾登事件中,《蘋果》為美國稜鏡計劃侵犯各國公眾網絡和私人隱私開脱:

“至於大規模監控、記錄,難免有公民私隱被侵犯、被濫用之虞,保護國家利益與保護公民私隱必須取得平衡。”

但在2019年香港暴亂失敗後,《蘋果》則連續呼籲西方各國,“制裁”中國及香港特區政府。

罪有應得

事實上,《蘋果日報》就是亂港分子的前方總指揮部。

在外國介入和部分亂港分子的罪惡狂歡過後,迎接他們的只有正義的清算。

隨着香港國安法的立法,2020年2月28日,香港警方以非法遊行案,拘捕黎智英等三人。

2021年4月16日,黎智英以非法集結罪被香港西九龍裁判法院判決入獄12個月。5月28日,又因被控組織非法遊行而被判14個月。刑期整合為共監禁20個月。

現在,黎智英已進入赤柱監獄服刑。而在這兩組不痛不癢的審判之後,還有更大的重拳。

2021年5月14日,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首次引用香港國安法凍結資產的權力,凍結黎智英持有的公司股份、銀行賬户,市值超過3億元港幣。

6月17日,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採取行動,派出超過500名警員搜查《蘋果日報》大樓。

警員明確大樓是“犯罪現場”,要求大樓內所有人放下工作,轉移到地下停車場或5樓員工餐廳。

警方離開時,拘捕了壹傳媒集團行政總裁張劍虹、營運總裁兼財務總裁周達權,以及《蘋果日報》總編輯羅偉光、副社長陳沛敏及蘋果動新聞平台總監張志偉5人。

他們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第29條,犯“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”。

綜合媒體披露的種種細節,黎智英早已嚴重越界,對二十九條所有規定幾乎全有違反。

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,《蘋果日報》由2019年至今,至少有30篇文章的內容呼籲外國制裁中國和香港特區政府。

保安局也發出了凍結財產通知書,凍結《蘋果日報》相關3間公司的罪行約1800萬港元相關財產。

黎智英的兩名兒子黎見恩及黎耀恩,兩人涉及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也被捕。

黎智英被提訴的新罪行,包括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、串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企圖危害國家安全等。

這次他終於迎來了真正的審判,一旦成功定罪的話,黎智英或將被終身監禁,恐要坐穿牢底。

套在以黎智英為首的反中亂港勢力脖子上的法律繩索,正在越收越緊。

無論是法律還是財務,《蘋果》也都迎來了分崩離析的時刻。港版《蘋果》終結之前,台版《蘋果》已於5月23日停刊。

清除亂港分子的前方總指揮部,獅子山下才能迎來安定祥和。

還是那句話,香港是中國的香港,任何人妄圖賣港求榮挾洋自重,必將玩火自焚!